勞動關系

★員工在職期間開設與用人單位有競爭關系的公司,用人單位能否索賠?員工在職期間開設與用人單位有競爭關系的公司,用人單位能否索賠?員工在職期間開設與用人單位有競爭關系的公司,用人單位能否索賠?

發布時間:2017-09-28 14:14:14  閱讀次數:次

員工在職期間開設與用人單位有競爭關系的公司,用人單位能否索賠?

【經典案例】

 

余某與甲公司簽訂勞動合同,約定余某擔任銷售經理崗位工作。雙方簽訂企業員工保密協議,協議中明確約定 :“余某在甲公司任職期間,非經甲公司事先同意,不得在與甲公司生產、經營同類產品或提供同類服務的其他企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內擔任任何職務;除余某在職期間為當然保密期外,余某離職期間保密期限自離職之日起到離職兩年止;甲公司同意就余某在職及離職后承擔的保密義務支付保密費,保密費的支付方式為任職期間內每月2,000元,保密費支付隨合同解除而終止;如違反該約定應當一次性向甲公司支付違約金,違約金為甲公司已支付保密費總額的兩倍”。     

 

2013年2月28日,勞動關系到期終止,余某離職。后甲公司于2015年11月13日發現,乙公司于2011年8月22日經工商登記注冊成立,而余某正是其股東之一。2016年6月28日,甲公司向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余某支付競業限制違約金152,000元。仲裁委以請求事項超過仲裁時效為由決定不予受理。甲公司不服,訴至法院。

 

【爭議焦點&判決結果】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在職期間支付員工保密費,公司可獲賠違約金?

 

余某認為,雙方明確約定在余某在職期間以及離職的保密期間甲公司都要支付其一定的競業限制費用,而甲公司即使證明其支付了保密費,也不能將此擴大理解為支付了競業限制費用,從而否定勞動合同法對競業限制確立的“無補償則無競業限制義務”的原則。

 

甲公司辯稱,余某在任職期間與他人開設經營同類公司,違反競業限制義務,依約應當承擔違約責任。保密與競業限制是捆綁在一起的,保密費就包含競業限制費用,余某在職期間,明知有保密協議的情況下,還與他人開設同類公司,其主觀惡意明顯,行為也必然侵犯本公司的商業機密和其他利益。應當向本公司支付違約金。

 

法院認為,余某在甲公司擔任銷售經理,屬于涉密人員,在職期間理應負有競業限制義務和保密義務,而保密義務與競業限制義務是相輔相成的,余某在職期間自行經營與甲公司存在競爭關系的業務,開辦經營同類業務的公司,侵犯了甲公司的商業秘密權,違反了勞動合同法規定的勞動者的保密義務以及競業限制義務,也違反了雙方勞動合同的相關約定,理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本院根據余某的收入水平、過錯程度等,將違約金調整為108000元。

 

【律師說法】

 

根據勞動合同法的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應當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全面履行各自的義務。民事主體應當誠實不欺、恪守信用,本著誠實守信的理念,以善意的方式行使權利、履行義務。勞動者在勞動合同履行期間提供的勞動是一種“為他人利益的薪金勞動”。正是由于勞動法律關系的這種特征,決定了勞動者的忠誠義務是其作為勞動合同一方當事人的基本義務。它要求勞動者在勞動中對雇主的財產誠實使用,不得對雇主的利益造成損害。勞動者的忠誠義務包括在職期間不得與受雇傭企業競爭損害受雇傭企業利益。該義務屬于勞動合同的默示義務,即使合同沒有約定或規章制度沒有明確也不可以違背。對在職勞動者而言,在用人單位為其提供勞動就業機會、場所,并支付勞動報酬的情況下,勞動者的工作權和生存權已有保障。對此類在職期間的競業限制未明確約定另行補償的如作否定評價,與法律所追求的公平、誠信的價值理念相悖。

 

本案中,余某在甲公司擔任銷售經理,屬于涉密人員,雙方簽有企業員工保密協議,在職期間理應負有競業限制義務和保密義務,而保密義務與競業限制義務是相輔相成的,余某在職期間自行經營與甲公司存在競爭關系的業務,開辦經營同類業務的公司,侵犯了甲公司的商業秘密權,違反了勞動合同法規定的勞動者的保密義務以及競業限制義務,也違反了雙方勞動合同的相關約定,理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同時甲公司在向余某支付每月工資中包括有保密費,因此,余某提出無補償則無競業限制義務,自己的行為未對甲公司產生不利后果,故不應承擔違約責任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并無不當。

 

*文章來源: 判決書 (2017)滬02民終2695號



上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