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關系

★什么是“脫密期”?

發布時間:2017-09-28 14:14:14  閱讀次數:次

 
什么是“脫密期”?

【經典案例】

 

陶某于2013年入職上海一家銀行工作,擔任信貸員。2014年12月10日,雙方簽訂《脫密協議書》,其中寫明“乙方的脫密期不超過6個月,脫密期自乙方書面提出離職申請之日起計算。如甲方認定乙方符合結束脫密期的條件,可提前結束脫密期,乙方提出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如乙方提出離職之日前6個月內(含)從事本協議第二條所述的崗位的(包括任職干部、市場類崗位、信息技術類崗位),應按脫密期約定期限提前通知甲方,并服從甲方的崗位調整,因乙方原因致使勞動合同剩余期限短于脫密期限的,勞動合同期限自動延至脫密期滿”等。2015年9月23日,陶某向銀行提出辭職,但該銀行一直未為陶某辦理退工手續,陶某遂向當地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原告辦理退工手續。2015年11月24日仲裁委作出裁決,銀行應于本裁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為陶某辦妥退工手續。銀行不服裁決,因此訴至法院。

 

【爭議焦點&判決結果】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什么是脫密期?陶某和銀行簽訂的《脫密協議書》是否與勞動合同法規定的不符?

 

銀行認為,陶某與其簽訂了《脫密協議書》,脫密期為6個月,2015年9月23日陶某向其提出辭職,故其脫密期將于2016年3月22日屆滿,在這之前雙方的勞動關系存續,原告無需為被告辦理退工手續。

 

陶某認為,首先其崗位級別不應屬于保密崗位,其次,按照勞動合同法規定于2015年9月23日提前一個月向陶某提出離職申請,雙方于2015年10月22日解除勞動關系符合法律規定。陶某與銀行簽訂的脫密協議與勞動合同法規定不符,屬于無效合同。

 

法院認為,經過雙方協商簽署的《脫密協議書》有效,陶某在銀行從事的是營銷崗位,屬于涉密中的市場類崗位。2015年9月23日至2016年3月22日期間,雙方勞動合同尚未解除,該時原告不需為被告辦理退工手續。銀行的訴訟請求本可以得到法院的支持,但由于本案作出判決時,已滿雙方約定的6個月脫密期,雙方的勞動合同于2016年3月22日解除,銀行應自勞動合同解除次日起及時為陶某辦妥退工手續。

 

【律師說法】

 

脫密期是指用人單位可以約定掌握商業秘密人員在離職之前必須提前通知用人單位,并為用人單位再工作一定期限,該期限屆滿,員工才可以正式離職。在這段時間之內,用人單位可以把員工調動至不需保密的部門工作,以確保員工不再接觸新的商業秘密,因此,脫密期的實質為提前通知期。

 

我國現行的勞動合同法規定勞動者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但勞動合同法沒有明確規定用人單位不得設定脫密期。陶某與銀行在履行勞動合同期間,簽訂脫密期不超過6個月的《脫密協議書》,系雙方經過協商并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達成的共識,該約定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陶某和銀行理應遵守、按約履行。陶某在銀行處工作期間,從事營銷崗位工作,屬于涉密崗位中的市場類崗位。因此陶某在2015年9月23日向銀行提出解除勞動合同請求后至2016年3月22日期間,在銀行要求陶某履行《脫密協議書》的情形下,雙方的勞動合同尚未解除,該時銀行不需為陶某辦理退工手續。銀行的訴訟請求本可以得到法院的支持。但由于本案作出判決時,已滿雙方約定的6個月脫密期,雙方的勞動合同于2016年3月22日解除,銀行應自勞動合同解除次日起及時為陶某辦妥退工手續。

 

文章來源:  判決書 (2016)滬0115民初1291號